“呼哈哈,呼哈哈,呼哈哈鲁哈!”

  酆都一角,数以千计的天鬼族正聚在一起,手舞足蹈,挥洒骨灰。

  一个个旋转跳跃,不时有眼球骨头洒落,也来不及捡起,满脸都是享受之色。

  这是鬼族特有的祭祀。

  黄尚飘在半空中看着,没有接近。

  这里还被布置下了天鬼大阵,鬼啸魂吼,涌空舞动。

  天鬼族作为鬼界最古老的种族,以天为名,底蕴自不必说,对于地戾鬼气的运用,比起临阵磨枪的他是要强的,这个阵法短时间内也参悟不透,更别提直接突破了。

  因此黄尚没有贸然行动,而是看向阵法中央。

  那里有一道通天彻地的龙卷鬼风扶摇直上,在上空搅拌出庞大的旋涡气流,其中隐隐有一位身穿蓝衣宫装的女子,怀抱一柄紫色大剑,双目紧闭。

  “龙葵!魔剑!”

  这位蓝衣女子,无疑是仙剑三的女主角龙葵,手中则是与她最为密切的魔剑。

  龙葵在春秋时期,是姜国的公主,为了铸造魔剑,殉剑死去,阴差阳错间,以鬼魂之身,成为了魔剑的剑灵。

  后来仙剑三主线剧情前,重楼为了让沦落为当铺伙计的景天恢复前世的记忆,将魔剑从锁妖塔内取出,龙葵也得以来到王兄龙阳的转世之身身边,开启了轰轰烈烈的德国之旅。

  现在她出现在鬼界,且昏迷不醒,显然是受到了邪剑仙一战的影响,而从之前天鬼族的交流中,这些青皮鬼族还盯上了龙葵的魂力。

  龙葵能以鬼魂之身存活千年,最主要是魔剑的庇护,但在这漫长的岁月中,她的魂力也不容小觑,如果这股魂力取出,还真的能造就出一尊新的鬼王。

  只是有个问题:

  以天鬼族的底蕴,没有魂力支持,难道就无法诞生新王吗?

  黄尚想了想,翻手取出一根骨头,在旁边的墙壁上敲了敲。

  这根骨头是之前鬼将掉落的,在鬼界,这些但凡有骨头的鬼族,平日里都喜欢以自己的骨头作为礼物,赠送给友鬼。

  别的鬼得到了骨头,也可以作为联络方式,联系原主人,比如敲击出“有内鬼,暂停生娃”的鬼族密码。

  之前的鬼将,就用骨头通知同僚,让它们好好表现,省得撞到了枪口上。

  现在,黄尚就在呼叫之前的那位鬼将。

  不多时,一道黑影凌空而来,正是马破苍穹,迅速赶来的鬼将,它龇着牙,好像两把铲子交错:“哒哒哒哒哒(神使,有何吩咐)?”

  黄尚下巴往那边努了努。

  鬼将一看,露出为难之色:“哒哒哒哒哒(天鬼族的问题,一向是我的鬼界的老大难了,十殿阎罗常常愁得骨灰不吃,就是为了解决这些活闹鬼,神使能关注我们鬼界民生,实在是太好了,呜呜呜)!”

  看着他空荡荡眼眶里,向下扑扇扑扇地直掉骨灰,这声情并茂的回答,让黄尚都忍不住拍拍他的肩膀。

  你当个小小的鬼将,真是屈才了,应该去给十殿阎罗当秘书。

  不过通过这位鬼将的描述,黄尚对于天鬼族的情况,也有了更加清晰的了解。

  这一代的天鬼皇实力强横,嚣张跋扈,目中无鬼,屡屡冲撞十殿阎罗,结果十几年前,居然去了人界,然后就听说被蜀山长老围攻,拿入锁妖塔内关了起来。

  阎罗们十分震(xin)怒(wei),数度写信给蜀山掌门,希望放天鬼皇出来,言辞激烈,隐带威胁。

  蜀山掌门是被吓大的么,为了表示蜀山的刚正不阿,正好拿天鬼皇作为典范,杀鸡儆猴。

  于是乎,天鬼皇再也没能回来。

  国不可一日无君,族不可一日无主,天鬼皇进去了,那就选出一个新的鬼王。

  天鬼皇也有一对儿女,天魑和天魉,天赋极高,按理来说,完全可以继任,成为新的天鬼族长,但不知什么缘故,这对姐弟迟迟成了不了鬼王,才将主意打到十年前突然落在鬼界的龙葵身上。

  黄尚了解之后,觉得外力干涉的几率更高了。

  外力的来源有两种可能,十殿阎罗和轮回者。

  想要判断到底是哪一种,其实很简单。

  如果是十殿阎罗,就是希望天鬼族群鬼无首,那么发现龙葵被图谋魂力,肯定会加以阻扰,防止新的鬼王诞生。

  结果并没有。

  根据鬼将所言,这些年天鬼族的主要注意力,放在蓝衣女鬼身上,相对安分了许多,十殿阎罗听之任之,没有丝毫阻碍。

  事实证明,十殿阎罗排斥的是不服管束的天鬼皇,而不是所有天鬼族的王者。

  这个种族在鬼族遍布,不可能压得住,强行镇压,只会引发更大的混乱。

  所以天鬼皇一对儿女迟迟成不了鬼王,除了小概率的意外,应该是轮回者的手笔了。

  “螳螂捕蝉,黄雀在后么?”

  黄尚有了判断,对着鬼将招了招手,将之前蕴含天道气息的令牌递了过去。

  鬼将牙齿碰撞,发出激动无比的声音:“哒哒哒哒哒(多谢神使信任,异灵将军戴易峰,一定好好完成神使交代的大事)!”

  他也是遭到排挤的,如果有上升渠道,不会在城门处看大门,现在有了通天的机会,岂能不好好抓住?

  于是乎,鬼将代替黄尚,一拍胯下白骨战马,向着天鬼族的地盘冲去。

  呼呼呼!哒哒哒!呼呼呼!哒哒哒!

  一番吵闹争执,交涉验证后,鬼将带着一大一小,两个鬼飘了过来。

  天魑和天魉。

  从体型上来看,这对姐弟,是相扑选手和皮卡丘的组合。

  但不是皮卡丘坐在相扑选手的肩膀上,而是相扑选手坐在皮卡丘的肩膀上。

  半米不到的姐姐天魉,扛着五米的大胖弟弟天魑,很有视觉冲击力。

  开口的也是负重前行的姐姐天魉,打量着黄尚身上的白袍,说的不是天鬼语,而是六界通用的汉语:“尊上是神界来使?”

  这就很懂事。

  黄尚摇头:“我从人界而来。”

  姐姐天魉以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诸天谍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日久生情只为原作者兴霸天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兴霸天并收藏诸天谍影最新章节